他必須在身上無數蠕動的蛆蟲鑽出,與被察覺之前,果決的行動。
這是他最虛弱的時刻,所以他要保留所剩無幾的氣力,而一擊中的,補充他消耗殆盡的能量。
先生,你的咖啡好了,一共是58元。吼,一聲的長嘯,迎面撲來的腥味的風。
先生,萬聖夜過了好嗎!你是殭屍迷嗎?還裝的挺像的。店員小姐笑著對著蒼白面無血色的他說。剛好我也是獵屍人,隨即面色轉為嚴肅,由櫃檯下拿出了一根銀樁。怎麼那麼巧,啊!就是說啊!

阿vi
臺灣